您好,欢迎光临 英文姓名[免费测名字打分][最准的测名][名字测试]姓名测试.免费起名.免费取名
英文姓名[免费测名字打分][最准的测名][名字测试]姓名测试.免费起名.免费取名

生死报应梦

来源:周易预测 作者:周易学习 背景: #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字体: ]
古人常说的什么“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等等宿命唯心言论,一方面是代表了广大下层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渴望与期盼,又一方面反映了他们对当时权贵豪绅欺凌
    古人常说的什么“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等等宿命唯心言论,一方面是代表了广大下层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渴望与期盼,又一方面反映了他们对当时权贵豪绅欺凌压榨之下的一种无奈的呐喊。见诸于史料中,以梦的形式流传于世较著名的有《搜神记》中记载的三则,其一曰:晋武帝咸宁二年十二月,琅琊郡有个叫颜畿的人,因为身患疾病,到医生张某家里诊治,不料却死在张某家中,过了很长时间,颜家才来迎他的灵柩回去。可那引魂幡老是缠在树上,任你怎么解也解不开。大家见这种情况,都感到非常悲伤。这时候,引导棺材前进的人突然跌倒在地,以颜畿的口气说:“我命不该绝,只是药吃得多了,伤了五脏。现在就要复活还阳,千万别把我埋了!”颜畿的父亲连忙走过去,拍着那个跌倒的人说:“如果你真命不该绝,即将复生,岂不是一家骨肉最大的希望吗?现在我们只是回家,并不是要埋葬你。”引魂幡这才应声而解了。
    把棺材迎回了家,他的妻子梦见他说:“我要复活了,可以马上把棺材打开。”他妻子就把这话对家里人说了。当夜,他母亲和家里人也做了同样的梦。大家都要开棺,可是他父亲怕暴尸不详,不同意。他的弟弟颜含,当时年纪还小,激愤地说:“不寻常的事,自古以来就是有的。如今灵异到这等地步,虽然开棺是件痛心的事,只怕不开棺更叫人痛心。”这么一说,父母亲听从了,就一起把棺材打开,果然证实是活过来了,他用手抠棺材,把手指甲都抠伤了,但气息很微弱,分不清有气还是没有气。于是急忙用绵沾了水拧到他的嘴里,见能够下咽,就把他抬了出来。
    护理了有一个月,颜畿的饮食稍为多起来了。他能睁开眼睛看,能屈伸手脚,但他的动作不能与人相应,也不能说话。他想要吃什么都通过托梦。这样持续了十几年,家里人疲于护理和供应他吃的,不能再做别的事,颜含就放弃了其他事,亲自侍养哥哥,为此,在州郡里都出了名。后来,颜畿越来越虚弱,终于还是死了。
 
    其二说的是三国吴的时候,嘉兴徐伯始生病,就叫道士吕石安装神座。吕石有两个徒弟,一个叫戴本,一个叫王思,住在海盐,徐伯就把他们请来帮忙。吕石白天睡觉,梦中上天到了北斗门下,看见外面有三匹马,已经备好了鞍,有个当差的说:“明天要用一匹马迎接吕石,一匹马迎接戴本,一匹马迎接王思。”吕石梦醒,对戴本,王思说:“这样看来,死期到了。你们赶快回家,还可以与家人告别。”社座没有安装完毕他们就要走了。徐伯怪他们半途而废,想留住他们,吕石等人说:“我们是怕见不到家里人了。”隔了一天,三个人同时死了。
 
    其三记载的是汉朝南阳郡的文颖,字叔良,建安年间任甘陵郡府丞。他到外地去,在一处留宿,半夜三更时,梦见一个人跪在面前对他说:“从前我家里把我葬在这里,大水冲击墓地,棺木都陷没在水中,现在浸水的地方有一半干了,但没法使自己温暖。听说你在这里,特地来依靠你。想屈尊明天暂留片刻,帮我迁到高爽的地方。”鬼掀开衣服让文颖看,里外都是湿的。文颖心里有点凄怆,就醒过来了。他把梦境对身边的人说,身边的人说:“梦都是虚幻的,哪值得奇怪呢?”
    文颖得新入梦,天将黎明时,又梦见了那个鬼。鬼对文颖说:“我因为苦恼,没有办法。才告诉你,你为什么不可怜我啊?”文颖在梦中问他:“你是谁?”那鬼回答说:“我本是赵国人,现在归汪芒氏之神管辖。”文颖问:“你的棺材如今在哪里?”鬼曰:“近在你帐篷北面十几步,水边枯杨树底下就是我,天快亮了,我不能再见到你,请一定记挂着我。”文颖刚答应鬼,忽然就醒过来了。
    天亮可以出发了。文颖说:“虽说梦不足为怪,但这个梦为什么这么巧?”身边的人也说:“既然如此,何不花一点儿时间,去验证一下呢?”文颖就起身,带了十几个人,沿河向上游走,果然见有一棵枯杨,于是就挖掘下去,不一会儿,果然发现一具棺材,棺木已经烂得很历害了,一半浸没在水中。文颖对身边的人说:“过去听人说,梦是虚的,其实世俗关于鬼神的传说,不会没有应检验。”就把那只棺材迁移到一处干燥的地方,葬好了才离去。
 
    另据《述异记》曰:南朝宋文帝刘义隆元嘉末年,陶继之做了丹阳郡秣陵县的县令。有一个人,本来是皇帝祖庙里演奏乐器的乐师,从来没有做过强盗,但陶继之却严刑逼供,把他打成强盗,又在处决强盗的时候,将他也一起处决了。乐师监刑的时候说:“我实在没有做过强盗,竟然被冤枉处死了!如果看到鬼,我一定要去告状,讨个公道!”
    没过多久,陶继之梦见乐师来对他说:“先前我被你冤枉了,我已上告天廷讨加了公道,今儿个特意来抓你问罪!”说罢。一纵身跳进陶继之的嘴里,从嘴里径直落到他肚子里。过了一会儿,乐师又跳了出来,对陶继之说:“现在只抓你一个秣陵县令也没用,还该再去找丹阳郡姓王的太守算帐!”说完,就不见了。不久,陶继之就死了,丹阳郡姓王的太守也很快死了。
 
    关于“生死相报,因果循环”的故事,《谐铎》中也有记载:蒲城县的县令某公,从未杀过生,但他的夫人却十分暴戾,总以屠杀众生为快事。时值夫人生日,她便命厨师提前准备筵席,厨房里便猪羊作队、鸡鹅成群、引颈哀鸣,等着菜刀宰杀。公怜之,劝夫人说:“因为你的生日,导致它们赴死,我佛慈悲,请夫人刀下留情,广种福田。”夫人听了,呵斥他说:“若遵佛教,禁男女而戒杀生,不久的将来人类会灭绝,地球会成为禽兽的天下!请你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迂腐气十足的话了!”公知不可劝解,只好叹息着离去。
    公走后,夫人关门午睡,不知不觉做起梦来,她梦见自己来到厨房,看见厨师正在“霍霍”地磨刀子,准备杀一头猪,婢女和仆妇们都围在旁边观看。正在这里,夫人的魂忽然与猪合为一体,夫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厨师已经大步上前将猪的四只脚抓住,把猪提起来放在白水凳上,持利刃刺入猪喉,夫人觉得自己的血一下子喷涌出来,登时痛彻心肺,又听到“哗”的一声,夫人觉得自己被扔进了沸腾的开水之中,厨师握着刀,在猪的身体上剃毛刮垢,夫人感到就像刮在自己的皮肤上一样,全身上下,没一寸皮肤是完好的,接着,厨师又将猪开膛破肚,夫人的魂随着断裂的肝肠一起飘离了猪体,在空中浮着,无依无靠,夫人刚松了口气,魂又一下子附在了一只羊的身上,夫人眼看又要被屠杀一遍,恐惧之极,忍不住放声大叫,发出的却是羊的叫声。周围的婢女仆妇都嗤嗤傻笑,没一个人可怜她。厨师开始杀了,夫人所遭受的惨痛,比猪更厉害,羊杀以后,夫人的魂又附在鸡、鸭的身上,一次次地被宰割。
    最后,连鸡鸭都杀光了,夫人以为苦难到头,心中才稍稍地安定下来,谁知刚喘了口气,一名老仆提着一尾金色的鲤鱼进来了,夫人的魂又不由自主地附在鲤鱼的身上。只听一个婢女笑着说:“夫人最爱吃鱼,你们赶快把鱼整理好,剁成肉圆子,晚上夫人吃饭时端上桌去。”厨师于是将鱼放在砧板上,先刮掉鳞又划开肚子,剔去苦胆,接着剁去头尾,将鱼身子放在案上一刀刀细剁,每剁一刀,夫人就痛一下,痛苦之极,忍不住拼命狂呼起来。呼喊了很久,才慢慢醒了过来,夫人这才明白自己是做了一个梦,浑身都是冷汗。
    正在这时,一个小丫环推门来说:“鱼圆已经做熟了,请夫人吃晚饭吧。”夫人立刻命令小丫环将鱼圆端走,心中一点食欲也没有,回想起梦中恐怖的情景,汗珠涔涔而下。
    第二天,夫人告诉公停止备宴,公觉得很反常,就问夫人原因,夫人把头天做的梦详细地告诉了公。公笑曰:“你向来不信佛,如果不让你经受一次切肤之痛,你哪能这么快放下屠刀呢!”夫人听了,也笑了起来,从此以后,夫人再也不沾荤腥,和公一样吃素,并且共同遵守戒律,不再杀生。
文章关键字:
评论列表
编号搜索: 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