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中华姓名学[邵长文起名][邵长文免费算命][邵长文改命调运]
中华姓名学[邵长文起名][邵长文免费算命][邵长文改命调运]
免费算命免费测名调理运程免费起名佛前祈愿建筑风水免费书籍

简单平淡的直梦

来源:周易预测 作者:周易学习 背景: #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字体: ]
直梦法是古代占梦术中最常用的一种。所谓直梦法就是将梦境所示投射到现实生活之中,认为梦中的吉凶预示着现实生活中的吉凶。说得更白一些,直梦法就是梦见什么便在现实生活中表

    直梦法是古代占梦术中最常用的一种。所谓直梦法就是将梦境所示投射到现实生活之中,认为梦中的吉凶预示着现实生活中的吉凶。说得更白一些,直梦法就是梦见什么便在现实生活中表现什么。直梦法又分完全直梦与结果直梦两种。完全直梦就是梦境的细节及整体过程都能在以后的现实中全部表现出来,结果直梦就是梦境的细节不一定完全在现实中体现出来,但其预示的吉凶祸福却与现实若合符契。
 
    古人认为,对于那些感应最为强烈、最为明显的梦象,都可用直梦法加以解释。在我国古代各种占梦经典中,常有用此法解梦者也。《古今图书集成·梦部》中的一个例子就是典型的直梦。五代时有一位秀才是江西洪州人,名叫徐善。他学富五车,多才多艺。大将秦裴攻占洪州时,他的部下在城内到处掠夺。徐善有一个妹妹姿色绝好。是远近闻名的美人。秦裴的部将得知后,便强娶回营。徐善目睹此种暴行,可是又无能为力,便决定不惜性命到广陵面见烈祖。此时烈祖府庭管束甚严,布衣游士长年难得谒见。可是,当徐善刚踏进广陵时,烈祖便梦见神对他说:“江西有个秀才徐善要求见您,现在已住在白沙的旅店之中,此人乃当今的贤士,兼有情事未伸,您要厚待他。”第二天烈祖醒来之后,便按梦所示,派遣骑兵将徐善接到王府,优渥备到。当烈祖了解到他的冤情之后,就立即命人将他的妹妹从军中接了出来。这一故事所述的梦事便是典型的直梦,其占法也是直梦法。
 
    明代有一本名为《状元事略》的书,也载有一梦:明正统丁卯年间,湖广有一位官员在赴任途中,梦见大开黄榜,榜上赫然写着:第一名,彭时。当时考试尚未开始,这位官员醒后半信半疑,便在纸上记了下来。后来,一位名叫彭时的考生果真成了当年的状元。据说在廷试前的一个月,英宗皇帝也做了一个相似的梦,梦见儒、释、道三个人物前来拜谒。英宗醒后,惶惑不得其解。后来在揭榜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三人正是该年的状元、榜眼、探花。状元彭时由儒士及第,榜眼陈鉴小时候曾寄住在神乐观,探花丘正年轻时曾做过庆寿寺的书记员。在这里,正统皇帝和那位湖广官员所做的都是直梦。
 
    古代直梦法的占断十分简单,梦中的吉凶就是现实生活的吉凶。然而这种占梦法有一个最大的难题,那就是如何判断所占之梦是否为直梦?那么,判断直梦有没有一个大体的标准呢?直梦有些什么典型特征呢?对此,古代的占梦家没有明言。他们多半是从直观的经验中进行把握,所依据的是刹那间的灵机。
 
    首先,直梦多半为“神灵”所示。凡是梦中有神鬼等出现,而且梦中的结果也是神鬼所致,那么此梦便是直梦。古代占梦术认为,得梦者在此时应格外警惕,如果梦兆为凶,应积功修德,以善行避凶趋吉。相反,如果梦兆为吉,也不要过分得意,应以平淡之心处之。
 
    宋代有一本笔记《茅亭客话》记载了这样一个梦例:五代时,眉州下方埙地区有一人姓家,名居泰。夫妻均已过中年,只有一子,因此视如掌上明珠,百般呵护。可是儿子长到二十岁时,忽然得了一种奇怪的疾病,眼见得身体渐渐瘦了下去。夫妻二人遍寻名医,竟无所望,绝望之余,便买来医圣孙思邈的《千金方》,放在台阁之上,日夜焚香,祷乞救护。如此十余日。一天晚上,夫妻二人同时梦见一白衣老翁,面目甚为慈祥,告诉二人说:“你们的儿子得病是因为在出生时禀得父母的生气较少,抵抗不住外邪之气的侵蚀,现在终于发作出来了。我现在教给你们一个补救的法子:你们老两口每日清晨各自向他呵气,让他开口咽纳,这样呵三日,其病自会痊愈。”夫妻二人醒后,将梦境互相述说,俱大吃一惊,连忙向医圣祈谢。按其所言,如此三日,果然疾病初愈,只是身体仍很虚弱。后来又连续不断地坚持下去,其子渐渐变得身强体状,目光炯炯有神,其子长大之后,为感医圣恩典,便冠褐人道,侍奉孙真人的香火。这个奇怪的梦便是直梦,梦中的神灵就是医圣孙思邈。
 
    古人认为,因神灵所致的直梦,有时其结果会令人难以置信。在这种情形下,梦者及占梦者千万不要因为梦境的离奇与怪诞而放弃对“神谕”的信心。《茅亭客话》还载:
 
    雍道者,名法志,东川飞乌县元和乡人。此人虽然鄙朴,但却性慕清虚,笃信大道。法志平常在家里供一尊石雕太上老君像。不论日子怎么艰难,劳作如何艰苦,早晚总是虔诚地向石像祈祷。虽识字不多,但对道教的两本经咒《天蓬咒》及《枕中经》每天总要默诵几遍。此种虔诚的向道之心遂感上苍。一日梦中,梦一道士曰:“雍法志,我要你施舍三千贯钱做道会。”这笔钱在当时是个不小的数目,家境拮据的雍法志根本拿不出来。于是,便向道士讲明了缘由。只见道士拿起石像前的扫帚笑道:“此钱全在这把扫帚之中,你在遇见病人时,无论他生的是什么毛病,只要用扫帚一扫,便能康健如初。”道士在梦中的这番话,一般人可能会视之为天方夜谭,然而雍法志却是个虔诚的信道士,对道士所言,笃信不疑。从此以后,乡里有人患病,他都用那把扫帚为他们治疗,结果无不痊愈。远近求医者闻之,纷至沓来。起初雍法志为人治病,都是分文不取,后来城中青羊宫要重新修复,此宫据称是太上老君降生之处。州府在修复青羊宫时虽经多方募捐,仍缺钱三千贯。法志闻知此事后,便找着神帚来到青羊宫。四方求病之人,闻讯赶来。不到三个月,法志便将三千贯钱募集完毕。后来有一天,法志在为人治病时,遇见一美貌妇人,娇艳可爱。法志见后起了凡心,将妇人带回家中,从此,那把神帚就毫无应验了。这个故事是虽不可信,但法志所做之梦也是直梦。
 
    在古书记载中,直梦不仅老百姓会有,帝王后妃也时有梦者。大体而言,梦中有“神灵”降示,多半是因为梦者对某事魂牵梦绕,专心于此,不能忘怀。俗语云:“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所谓直梦便是因为梦者所感极强,所以得到的顺应也最为醒目与迫切。宋代《挥麈录》记载:宋仁宗的皇后李氏最初只是一般的妃子,有一次待奉太后洗后,仁宗皇帝刚好路过,见其肤色洁白如玉,两手细嫩可爱,不禁动了“圣心”,便主动过来与她攀谈。当时,皇宫中嫔妃如云,一般的妃子根本无缘得到皇帝的宠幸,李氏便成了幸运儿。当时仁宗正为没有子嗣而烦恼,整个朝野也在为此事担忧。某天夜里,李妃突然梦见二羽衣道士,从天而下,两只小脚光光的,对李妃说:“我来做你的儿子。”李氏将自己的梦告诉了仁宗皇帝。仁宗闻后大喜道:“朕当为你圆此梦。”当晚便亲幸了她。后来李氏果生下一子,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神宗皇帝。据说这位皇帝小时候总是改不掉道士脾气,喜爱光脚在宫中漫游,宫中皆呼为“赤脚仙人”。
 
    这里,李妃做的直梦便是因为整个宫中都被皇嗣之事所牵绕,所以在她的梦中有所反映。至于她因此而受到仁宗的宠幸而生下皇子,这不过是一种巧合罢了。
 
    直梦的例子还有很多,在宋代委心子所撰的《新编分门古今类事》一书中,就辑录了大量的直梦之例,兹择要选录如下:

周勤昼寝
    贾充,字公闾,晋初伐吴时,充屯项城,军中忽失充所在。帐下都督周勤,时方昼寝,梦见百余人录充,引入一径。及觉,闻失充,乃出录索,睹一径,即所梦之道,果见充。(参见《晋史》)
 
刘檀改名
    蜀员外郎刘檀,本名审义。忽梦一缳服人,引令上檀香株,谓之曰:“君速登!”刘乃登。遂向怀中出绯衣,令服之。觉因改名檀。未及一年,会郡牧请杜评事充副职,奏授殿中侍御史,赐绯敕下,杜丁忧不行。杜遂举刘,乃奏檀与杜所奏拟无别。刘方间居力困,杜乃遗刘以新绯公服一领,果符其梦焉。(参见《蜀异记》)
 
梦告升官之验
    蜀御史中丞牛希济,文学豪赡,超子时辈。自云:早年未出学院,以词科可以俯拾。或梦一金介人曰:“郎君分无科名,四十五方有官禄。”觉而异之。旋遇丧乱,流寓于蜀,依季父给事中牛峤,仍以直气嗜酒为季父所责。旅寄巴南,旋遇开国,不预劝进。又以时辈所排,十年不调。为先主一日召以,除起居郎,累加御史大夫。向者之梦何其验欤!(参见《成都记》)
 
刘泳梦看榜
    刘国博泳,趣向高绝,场屋间凡有所闻,必以相告。咸平二年春,锁院仅月余,时钱内翰最有名誉,众以甲科推之。泳忽夜梦往省前探问名第,见一人,问之曰:“钱十二作状元否?”其人曰:“未知,且相随看榜。”至省院门,烟雾昏翳,殊不相下,其人乃炬火相唤曰:“来看钱十二。”只于地上画一围子,立皂小旗二口,火即灭。次问:“王献得否?”其人又炬火,见围中有石一块如拳。又问:“王衢得否?”见围中有皂荚三挺。问:“张尹方及宋集得否?”围中无物,火灭。问:“高四得否?”围中见大书一“益”字,中间立大刀一口,光闪闪。惊觉,向晓思之,皆不可解。僧下端为占之曰:“钱状元未可固必,此乃皂白交错耳。王衢第三名定也。王献即当及第,盖石者山之类也。惟高四莫解。张、宋二君必未得,盖围中无物尔!”暨榜出,乃孙暨做状元,钱希白次之,王衢第三人,高辅尧第五。泳乃悟曰:“王浚梦四刀而得益州,益字中立一刀,乃五数也,神哉!神哉!”(参见《脞说》)
 
习湛赋诗
    咸平中,习郎中(湛)拔润州解,赋举京师。会其父典合肥得替,相会于廨舍。父喜其来,因语赴举欢第。是夜,父梦被召,即入门,见张齐贤自内而出,曰:“比部请赋七言诗,曰:‘圣朝文物古难过,何事寒门宠遇多。父向石渠新拜职,子从金殿又登科。须教枚马惭踪迹,堪笔巢由隐薜萝。报国报君何所有,一心待欲枕长戈。’”既觉,已四鼓,召湛记之。来春孙暨榜,湛不预名第,父子以梦为非验也。是年秋,即向天府求解。向春过省,比部自二月初授命表散山东盐,逼御试两日间方回。翌日御试,乃于殿门外阁子中坐,伺湛之得失。忽一大程官奉敕一道来呈,学士已授秘阁检讨,喜慰方甚。又一横门官急来云:“学士秀才第一等及第。”父子同时俱被恩荣,至夜会话所梦合肥之诗,云:“必向石渠新拜职,子从金殿又登科”,何其神哉!(参见《脞说》)
 
    从先秦至明清,直梦的例子不胜枚举,但最早对直梦从理论上加以说明的,却始于东汉的王符,他在《潜夫论·梦列》篇中开宗明义地指出:“凡梦:有直……”什么为直梦呢?他又解释说:“先有所梦,后无差忒,谓之直(梦)。”他还举例加以证明:“在昔武王,邑姜方震(娠)太叔,梦帝谓已:‘命尔子虞,而与之唐。’及生,手文(纹)曰‘虞’,因以为名。成王灭唐,遂以封之。此谓直梦也。”
 
    明人陈士元在《梦占逸旨·感变篇》中,把直梦称之为“直叶”,“叶”是“合”的意思,即事与梦合,他说:“何谓直叶?梦君则见君,梦甲则见甲,梦鹿则得鹿,梦粟则得粟,梦刺客则得刺客,梦受秋驾则受秋驾。此直叶之梦,其类可推也”。结合宋人委心子在《新编分门古今类事》中所撰的直梦之例,我们对直梦的占卜方法就不难理解了。
 
    直梦虽然离奇,显得的点超出常理,但其在各种解梦方法中却最为平淡。原因很简单,一旦梦被确定为直梦后,只要将梦境和现实直接比附就行了。

文章关键字:
评论列表
编号搜索: 搜